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水土无差】怠惰

我的文章目录

---北极圈有这——————么温暖

--------------------------------------------------------------

  宇智波带土不是个甘于无聊的人,也不屑于无聊。但是他作为这个人流量少的可怜的咖啡屋的里如同客人一般少的可怜的劳动阶级,他只能暂时的在无聊这锅热油里泡着。

  当宇智波带土再一次舒心的解决人类生理无法反抗的本能之后,抬起头便又看见了一如既往稳稳当当的,坐在光线最好的窗边敲击着电脑的宇智波止水时,“女神总是会给人带来好运的。”宇智波带土感叹。

  宇智波带土是在寒假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宇智波止水。

  终于结束高中的课程并且成功考上了志愿之后,宇智波带土回去安养了他的黑眼圈一天便决定去打工了。但宇智波带土为了在自己的发小兼大药罐子兼女神野原琳面前毫不掩饰的显示自己毫无社交能力这个事实,他留下了一个倔强的背影就往路边的各个小店里窜。

  终于有一次,宇智波带土站在了一挂沾满冻结了的油污的破损不堪的门帘前。他伸出两个手指夹起门帘,还没等他小心翼翼的掀开看看里面是个怎么样的黑店时,就听见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要上菜的等半小时再来,要打工的没工资。”“我去你的吧!”宇智波带土愤怒的甩下这无良奸商家的门帘,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你要打工?”野原琳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烦闷的都快要开始拔自己头发的大男孩,“你应该早点和我说的。”“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向女孩子开口。”所以他挣扎过了。“我在一个咖啡馆有朋友,你要去那里吗?”“真的吗!”

  野原琳带着宇智波带土来到咖啡屋前时,他突然有些不自在。作为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其实大多都愿意省吃俭穿的攒一些零花钱,然后大手大脚的花出去,为的是一些稀罕的游戏装备。宇智波带土也攒,但是他省下来的钱,通常会去买一些甜点。他不是个买便宜甜的齁掉牙路边摊的人,而是那些高档咖啡屋里贵的有些离谱的——

  宇智波带土是个孤儿,靠的是银行卡里足以支撑他不打工赚钱过40年的余额,但他是个懂事的人,即使有钱,能够去和同龄的孩子攀比一下可耻的虚荣心,他也是安稳的抱着干瘪的馒头,把它想象成香甜的红豆糕,丝毫不嫌弃的开心的吞下去。

  所以每每当他攒够了平日省下的钱时,他都会小心翼翼的包在口袋里,在路上前看后看生怕有人看上他的钱,然后换几块他心心念念的红豆糕。捧在手里,前看后看的看够了,才踌躇着伸出舌尖去触一下,享受一下甜味蔓延至整个口腔的滋味。

  咖啡馆嘛,其实来吃饭的人并不多,通常是吃甜点——这就是问题所在!宇智波带土已经开始在想自己该如何面对甜点的诱惑了。“我会加油的···”宇智波带土在心里有气无力的说。

  “算了,让我被甜食喂胖吧···”宇智波带土选择颓废下去。

  野原琳继续说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而宇智波带土却没心思听了,他的关注点已经不是这个了,而是——

  “那月薪大概是多少?每个月什么时候发?”

  “春冬季人流量比较少,月薪是七万日元,到夏秋应该就翻倍了,都是在每个月的十号发···”

  咖啡屋共有两层,下面是用来吸引一些散学的学生们努力花钱的万恶甜品店,上面是吃饭喝咖啡的地方。这会儿的人流量实在是少,若是一整天呆在这——那是听野原琳说的,反正宇智波带土没待过一整天,也就只有七八个人,对于这偌大的咖啡屋还真是少。

  宇智波带土从没直接看到过厨师,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离开的。宇智波带土能听到的响动,也就是烤箱突然调皮的叮咚一声和刀尖碰撞砧板发出的如骤雨落下的声音,以及,对讲机里,略微失真被电磁波扰乱的声音——是个男的。

  除了端菜送饭,列行公事一般思考今天吃什么。宇智波带土的寒假生活一点也不像高考完的人的轻松快活,反而是无聊至极。“什么时候开学啊···”

  宇智波带土就这么随意的关注着往来的客人,他发现有个人几乎天天来。那个男孩——看个子是挺高,反正和宇智波带土差不多高,看脸不过比他小一些,一头的卷毛很是惹眼,还戴着一副哈利波特式的眼镜,总是背着一个单肩背包。

  他进门后就会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拿出电脑顺便点一杯抹茶奶茶,宇智波带土觉得那玩意那么苦肯定不好喝。后来到了中午,他会先点一份蔬菜沙拉,分量很少但很贵,宇智波带土瞧都没瞧过一眼,然后就是一份意大利面,这几天看下来他似乎是什么口味都吃了一遍了。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他就会点一份水果沙拉,然后稍微的闭目养神一会儿。是该闭目养神的,就他这么看着电脑,宇智波带土看着都觉得眼珠子自内而外的仿佛快要脱框而出的疼。

  但宇智波带土他其实是个话多的人啊,是耐不住内心中蠢蠢欲动的唠嗑的欲望的——后来他开口了。

  “你多大了?”宇智波带土尽力的自然地说出这个中年老阿姨喜欢问的话。

  “我?”他抬头看了看宇智波带土接过了奶茶顺口道了声谢,“开学就高三了。”

  这样尴尬的只有一问一答的对话又持续了一周,宇智波带土总算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宇智波止水。再后来宇智波止水来时,宇智波带土已经和他熟悉了,也就是进门能够笑着打招呼的程度。

  寒假毕竟只有短短两周,再怎么无聊,时间过得还是那个速度,终于到了开学的时间。其实宇智波带土对这件事没什么感触,只是他工作了将近一个月,总算看见了老板。

  那是个一头紫发的年轻女人,戴着个黑色发饰,大抵比野原琳高上一头。“你就是宇智波带土?我听琳说了,”她笑眯眯的和宇智波带土打了个招呼,走向厨房,“我叫小南,是咖啡馆的老板。努力适应工作吧。”

  “长门?”小南在厨房门口轻轻喊道。

  “嗯。”厨师终于顶着他那有一些塌的厨师帽出来了,酒红色的头发和白帽搭配起来有些奇怪。

  “我们一起去幼儿园看看弥彦吧?”

  宇智波带土在一旁听着,他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那个弥彦——是你们的孩子吗?”

  长门和小南对视了一眼,小南突然噗嗤一笑,“不是这样的,他是幼儿园老师,我们的朋友。”

  哦——

  开学前几天宇智波带土没再去咖啡馆,因为放假,小南决定等他的课表安排出来了再排班。当宇智波带土适应了大一不算太匆忙的校园生活后,他又去咖啡馆报道了。

  当宇智波带土在这个高三学生应当在上课的下午看到宇智波止水时,他还是很惊讶的,他端了水果沙拉到宇智波止水面前,“下午好啊——你逃课了?”他压低了声音。

  “你小点声!”宇智波止水挂着被抓包的笑容看向四周,确认没人听到后才看向宇智波带土。“既然怕被发现,怎么还?”宇智波带土突然端起了前辈的架子,想给宇智波止水灌输一下好好学习的观念。

  “课程太无聊了···”宇智波止水那真挚的眼神透过圆眼镜传递了过来。“那也不能不上!说起来我比你大吧?”宇智波带土突然抬高了一些声音。

  “是啊,怎么了?”宇智波止水抿着嘴。

  “叫哥。”

  “啊?”

  “叫哥,说不定我还会帮你补补课程。”宇智波带土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臭屁。

  “叫哥?”宇智波止水的眼睛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又笑弯了眼,“不叫。”

  “况且我是年级第一名诶~”宇智波带土第一次觉得宇智波止水这么可恶。

  “那你寒假是在干嘛?我以为你在学习。我都没想到优等生会逃课····”宇智波带土被打击了一下有些没劲,坐在了宇智波止水的对面。“你过来点,我给你看看!”宇智波止水神神秘秘的把电脑转向宇智波带土,“我以前也不逃课的,就是试试!”

  “试什么试?试开心了下次还逃?”宇智波带土嘴上说着,眼球却被电脑上显示的一套精密程序给吸引了。“逃,当然逃。”宇智波带土瞪向宇智波止水。“这是······”“我开发的软件!”宇智波止水骄傲的连鼻子都快翘了起来。

  经历了这次逃课事件,他们俩算是真的熟悉了起来,也就有了宇智波带土天天都能看见宇智波止水的以后。当宇智波止水认真的编写程序的时候,宇智波带土就在远处看看,他不看程序,反正也看不懂,他看宇智波止水——宇智波止水真的很好看,虽说戴着眼镜,但眼神不像近视眼那样的迷茫,也不像远视眼的苦大仇深,明亮的很,总之宇智波带土看到便会觉得舒心。

  习惯了宇智波止水的逃课,趁现在人流量还没多起来,宇智波带土总算有了唠嗑对象。“你将来考什么志愿?”“木叶一大呗,你是哪所学校的?”“巧了···”宇智波带土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挪都不想挪动一下。

  到了野原琳所说的人流量多的时期不过就是人数翻个倍,因为还有个旗木卡卡西帮忙,所以,宇智波带土还是愉快的和宇智波止水唠嗑。
 
  后半部分被作者手动屏蔽。
----------------------------------------------------------------

  文笔太渣了,在此道歉!文章之类的东西,准确来说今年才接触,烂的不行,但是我为爱发电!

  旁友们水土超好请吃我安利!

  逃课的优等生不是更带感吗!

  带土他不穷!他只是持家!

02 May 2018
 
评论(4)
 
热度(17)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