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柱斑】空地上的太阳

我的文章目录

配图,超渣,慎入

---断腿的柱斑一次愉快的交流

---高中生设定,嗯

---蘑菇头的朱迪嗯。

-----------------------------------------------------------   
  千手柱间比较讨厌秋天,那会儿的天气比较燥热,虽说会有早晚凉,但毕竟白天的时间比较长不是吗。这就苦了千手柱间,他以为今天会很冷的,就在那件短袖外再加了个外套,想起来他还对扉间今天出门时只穿一件衬衫感到诧异来着。

  两件衣服,这正是矛盾所在啊。若是脱了外套,因为没法运动,肯定是特别冷的,要是穿着,这腻人的阳光就晒一会儿,绝对会热到爆炸的。千手柱间很想回家,他没有钥匙——
  大概只有千手柱间幸运的断了腿,赢来了这实属不易的无聊的假期。所以这会儿这小区后通常人满为患的空地上,只有千手柱间一个人。
  而离扉间放学还有三个小时。
  千手柱间就在秋千上晃荡着。他觉得这个年纪的人,精力旺盛好动到不行,也不会稳重到哪里去,谁还不会断条腿了?怎么这回去一修养就是个一年?
  这边休养边补习,眼看着还有半年时间,前途就是一片迷茫。
  “无聊啊···好无聊···”千手柱间喃喃道。他左脚蹬着地,双手紧抓着绳索,慢慢且小心的将身体向后压去。
  抬脚。
  或许是因为晃动带动了点风,没有让千手柱间凉快多少,但心理上舒服了点。他感觉有什么挡住了阳光,便抬头望去。
  那是个男生,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头发可能有两个月没剪了,只觉得炸炸的。他穿着件深紫色的T恤,上面还有团扇模样的纹路,他环着臂,正挑眉看着自己。
  “我们…认识吗?”千手柱间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觉得自己挺安分的。
  “不认识,”那个男生坐到了千手柱间旁的另一个秋千上,“我只是惊讶,这个时候居然也有人来空地上。”
  “啊…就是忘带家门钥匙了。”千手柱间有些苦恼,尴尬的挠了挠头。
  “哟真巧,我也忘带了。”他挑着眉笑了笑。
  “你多大了?”千手柱间问。
  “虚岁实岁就不管了,我今年高二。”他似乎有些恼火,使劲的蹬了蹬地面又抬脚,秋千荡了很大一个弧度。
  “我也是,不过这会儿你不是应该在学校吗?”千手柱间有些好奇的看向他。
  “我是断了腿回家休养的,你呢?”提到这个,他貌似更来气了,更使劲的蹬着地面。
  “我也…我们可真有缘啊…”千手柱间有些诧异的苦笑道。
  “宇智波斑。”
  “千手柱间。”
  “…连这都要这么有缘?”
  斑他爸是宇智波田岛,一公司老板,柱间他爹是千手佛间,也是一公司老板。好巧不巧,这俩公司是对家。
  “你对我们的父亲是对头,有什么看法?”斑问。
  “那是他们的竞争,如果是我,我倒是更希望他们可以合作。”柱间抬头望了望天空。大半个太阳都已经浸入地平线,它已经不再火红,只是竭力的亮着暗红色的光。
  “我也是…呢。”斑似乎注意到柱间的视线,也抬头看了看。
  有一个想法和你几乎无异的人必然是极好的,人们总是喜欢想象一下未来,这时候那个人总是很好的陪聊对象。
  “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合作,一起赢什么的。”斑胃口更大。
  “如果是那样再好不过了,”柱间笑了笑,“你的腿是怎么才断?”
  千手柱间有种预感,当初他放飞自我骑着摩托车载着扉间最后翻车时,不光是他自己被砸了,还有什么人被自己撞了——
  “被撞了。”斑一提起这件事,就一副咬牙切齿要和人干架的模样。
  那十有八九就是被自己给撞了。
  柱间觉得自己此时若是告诉斑,自己半年前撞了个人,再让他了解一下这场充满缘分的事故是何时发生的,自己说不定就会被揍。
  但千手柱间他是谁啊,他从来不慌的,况且他还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于是,霎时间,他的胸腔中溢满了一股名为勇气的浪潮。
  “你哪一天被撞的?”
  “2月10日,我弟弟生日那天。”斑觉得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难不成他和自己又是同一天被撞的不成?
  还真是。
  “你是不是…被摩托车撞到的?”超级小小翼翼。
  “是啊,我本来走的好好的,那辆摩托车就打着旋跟个陀螺似的就砸过来了。连蛋糕都砸烂了…你怎么知道?”
  “我开的…”千手柱间越说越小声。
  “什么?”
  “摩托是我开的…”虽说自己也因此伤了一条腿,但毕竟也伤了别人,所以尽管不愿意,柱间还是坦白的事实。
  “原来是你啊…”斑缓缓转过头,望着他,就一会,就听见他叹了一口气,“算了吧,你不也断了一条吗,我们扯平了,不过我给泉奈的蛋糕你得赔。”
  “哥哥,”他们循声望去,是一个和斑有几分相似,上嘴唇厚厚的男生向他们走来,“蛋糕坏了我可没说什么,现在再赔一个——你自己想吃吧?”
  “泉奈!你放学啦!”斑一下跳下了秋千,只留下一个原地不停摆动的秋千,直往宇智波泉奈奔去。
  “哪是我自己想吃…你终于放学了!我在外面待的可难受了。”
  “我这不是过来了嘛,这位是…”
  “千手柱间,我刚认识的朋友!”
  “这样啊,麻烦你照看我哥哥了,他没有瞎闹吧?”
  “没有没有。”千手柱间忙摆了摆手,有些尴尬的笑着。
  “那这样,有机会再见!”斑朝柱间摆摆手,就和弟弟回去了。
  “弟弟啊…”千手柱间手掌拖着两腮,“我的弟弟啊,你什么时候才过来啊?”
  在两个小时后,千手柱间心心念念的可爱的弟弟千手扉间终于轻车熟路的去空地上找到了千手柱间,并且把他大哥拎回了家。
  千手柱间觉得这个年纪的人,一言不合就心动也是正常的,就比如在一个燥热的下午,至于他那貌似性冷淡的弟弟——

——————————————————————
  秋天的天气真的比较扎心了,但是现在更扎心。
  扉间他绝对不是性冷淡,嗯,他只是相对的,比较的,理智且克制着自己。

23 Apr 2018
 
评论
 
热度(22)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