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鼬佐】面孔失认症(3)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

  而终于被鼬目送着回房的的佐助却没心情再去写作业了,他放下铅笔,有些无神的盯着书桌前的一张合照。  
  那是他和鼬的。那些照片本来是在鼬的桌上的,但自从佐助学了素描以后,佐助总是要把那些照片移到自己桌上来。   
  他们每年都会一起去拍个照,这是佐助要求的。鼬在时,佐助总是乖乖的写作业,然而当鼬脚一迈出房门,佐助就会丢下作业,端详着照片,一遍又一遍的画着鼬。    
  佐助画的还是很像的,冷静如鼬看到的时候还有些吃惊。    
  “画的不错。”   
  “谁要你夸了。”    
  佐助甚至连鼬脸上的一丝一毫都画的清清楚楚,尽管如此,当他举着画和鼬本人对比时,他仍旧认不出自己的哥哥。    
  佐助就这么郁闷着,连眼皮都不愿意抬一下,撑着下巴就在桌上睡着了。   
  而鼬对佐助的动静毫不知情,每当他想去房间看看佐助时,还是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不能。”   
  “佐助该怎么办,”鼬就这样对着天花板思索了彻夜,“我该怎么办…”    
  佐助撑着下巴,身体向桌前倾着,整个人睡的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脖子歪向右侧,嘴角还有不明的液体。
  是口水吧。    
  “脖子会很疼吧。”鼬想。   
   鼬看时间还早,就轻轻地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想让他到床上睡。    
  “嗯...”佐助兴许睡的正在劲头上,哼哼唧唧的就是不肯醒来。  现在的佐助和小时候的佐助可不一样,虽说没有什么肉,但毕竟已经是高中生了,让鼬抱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  
  安顿好一切后,鼬给佐助定了个七点的闹钟,便去做早饭了。他草草解决自己的那份,把剩余的放到锅里保温,急匆匆的出门了。  
  鼬打算今天把一些离校的手续办好,考虑到佐助接下来的生活,他或许还要去银行一趟,再然后,便是找猿飞先生帮忙。  
  “真的要离校吗?”  
  “是的,目前已经有了自己内心所向,况且学业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是啊,鼬同学这么优秀的同学要是留下来教学,反而有些不真切呢…”  
  提交了申请顺便和自己的授课老师告了个别,鼬便来到了银行。他得看看余额,好让自己心底有点数,但是——  
  自家的银行卡可没有这么多0,鼬记得的。
  只有那位团藏先生了。
  想到团藏,鼬还是很不高兴,但弟弟的生活总算有了着落——  他相信佐助能够自理。
  其实鼬在学校处理完事情时,早已经是正午了,再跑去银行这么一晃,转眼就到了与猿飞日斩约好的时间。
  “叩叩叩…”
  “请进。”不同于团藏地下室因装饰华丽的亮,猿飞日斩的办公室是开阔明亮的,让鼬很是舒心。
  “数月不见,鼬你又瘦了啊,”对着窗户坐着的是个灰发的老头,背挺的笔直,嘴里叼着烟斗却不安稳的颠啊颠,“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别把自己饿坏了。”
  “多谢您关心。”
  “是有什么急事吗,我知道你小子,稳重的很,没事你不会来找我的。”
  “确实有急事想要告诉您。”
  鼬把昨日晚上放学时发生的事详细的告诉了猿飞日斩,只看得猿飞日斩的眉头紧紧锁着,整张脸的皱纹都深深的陷着,显得深刻而又严肃。
  “你是什么打算。”
  “事已至此,我如果不答应,不光我会丢了性命,连我弟弟也会受牵连,他已经盯上我了。”
  “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猿飞日斩揪了揪自己的山羊胡子,“既然这样,我定然会派人去保护那个孩子。”
  猿飞日斩又看啦看鼬,才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您说。”
  “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卧底。”
  “团藏…是政治部的人啊…”猿飞日斩想,他又揪了揪自己的胡须,“为何需要···”
  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让人觉得打伞多余,不打伞又被淋的烦躁,鼬加快步伐回到了家。
  “欢迎回来···”推门进去不是熟悉的暗,屋里还亮着一盏灯。
  “啊…今天没去上学吗?”鼬问。
  “早上起来有点头疼,就跟老师请了个假…”佐助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像是脸埋在被子里发出来的一样。
  “现在好点了吗?”听到这话,鼬立刻走进房间摸了摸佐助的额头。
  还是有些烫。
  “嗯…我觉得我好多了…”见鼬凑过来,佐助立刻抬起了自己沉重的脑袋想要看着鼬。
  “先躺着吧,”鼬想,早上出门的时候佐助不是还没有问题吗,“吃饭了吗?想吃什么?”
  “喝汤…”佐助又把自己整个人都给捂进被子。
  “先睡会吧,吃饭的时候再叫你,”鼬把佐助盖在头部的被子移开,给他掖了掖被子,“小心别闷到了。”顺便小心的给他掩上了门。
  “不会的…”
  只是一扇房门而已,鼬在佐助上学期间基本不会去打扰他,佐助自己甚至也不是个坦率的人。就是这样,他们的距离这么近,被无形的撕扯开许多。
  “我…”佐助闭着眼睛,内心有些恐惧。他最熟悉的是鼬,最陌生的也是他。若是两人走散,即使是擦肩而过,佐助也认不出鼬。
  只要鼬愿意,佐助甚至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他。所以他很害怕,害怕有一天,鼬真的会和自己擦肩而过,就此成为陌路人。
  他不愿意去想,却又不得不想,内心设想着无数个万一,于是只得自己窝在床上,深深地恐惧着。

  “不是累赘…”佐助对自己说。

--------------------------------------------------------

  您永远都不是啊我说!

  我感觉自己好多部分都没写,但是团藏的激情演讲我已经写好了!!!

  下一更看情况,或许是这些日子,或许是中考后。【你。

22 Apr 2018
 
评论
 
热度(18)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