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鼬佐】面孔失认症(2)

我的文章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每次放学佐助总是冲在第一个出门。
  为什么?
  因为佐助走路快,若是晚走的话,总是避免不了要和某个认识他而他不认识的同学擦肩而过,那样很麻烦。
  就比如现在。“佐助!等等我啊我说!”
  但是鸣人是个特例。
  为什么?
  因为鸣人的口癖真的是让人忘不了。
  “佐助!你又在想什么啊很专心嘛!”意料之中的,佐助的后背迎来了有力的一掌,“不过走路想事情不太好吧我说!”
  在鸣人印象中,只要在外面遇到佐助,这个人总是一副正在专心想事情的样子,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家不是在那吗?”
  “我搬家啦!和你一条路我说!”
  “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佐助想。
  之前鼬听说佐助有朋友了还很吃惊,佐助连他亲哥哥的脸!都认不清!能有朋友其实鼬是十分高兴的!真的!
  鸣人其人,满嘴口癖,比如嘚把哟。声音从小就是沙哑的,一头金色短毛,很刺。
  能让佐助这个面孔失认症患者记住,可谓是,十分,有特征。
  见佐助又一副在发呆的样子,鸣人把手伸到他面前挥了挥,道“佐助你是不是没休息好啊我说!”
  佐助抬起头正好对上了鸣人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鸣人见佐助一脸陌生的看着自己,又道,:“佐助你不会太用功,熬夜了吧我说?”
  鸣人又看了看佐助,说:“不像啊,也没有黑眼圈啊我说。”
  “闭上你的嘴!白痴!”
  佐助一路上和鸣人吵吵闹闹总算回到家,因为鸣人,佐助还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一些认识他的同学,但因为不记得是谁,所以根本没法打招呼!然后别人就会成功把这当成是因为佐助高傲瞧不起人,还区别对待。
  佐助:我不是,我没有。
  “哥哥他,果然没回来吗?”佐助放下书包,缓缓地坐在沙发上。
  楼道的声控灯亮起来了,脚步声由远到近,就在佐助以为那人下一秒就要开门时,脚步声又远去了。若不是鼬让佐助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少出门,佐助肯定是要拿着板凳坐在门口等着哥哥回来的。
  又一阵脚步声,外面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佐助?”鼬一进家门便看到自家弟弟一副葛老爷瘫的样子,一时失笑,“累了吗?去床上躺着吧,别着凉了。”
  佐助点了点头,身子却没动,道:“哥哥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啊。” 
  “学校有点事,”鼬见佐助不打算挪开,担心他着凉便把空调打开了,“今天怎么样?在学校没事吧?”
  “没事。”佐助的声音闷闷的。
  “怎么了?没生病吧?”鼬在厨房有些不放心,过来摸了摸佐助的额头。
  “没有,”佐助继续他的葛老爷瘫,“饿了。”
  鼬笑了笑,打算说些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他摸了摸佐助的头,道:“吃饭了我叫你,看会儿电视吧。”
  “嗯。”佐助别开了脸,一下拍开了鼬的手。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什么时候才能帮上哥哥呢?”目送鼬进入厨房后,佐助又开始了每日惯例的思考人生。
  解决掉晚饭后,鼬去洗碗,佐助则去写他那早就写完的作业。
  “佐助。”鼬在叫他。
  “什么事?”佐助不太喜欢大喊大叫,索性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我可能…可能是最近看书看多了,眼睛有点疼。”佐助感觉鼬的本意并不是想说这个,但看到鼬皱着眉头在捂着眼睛时,什么念头都甩到脑后去了。
  “别洗了,放着我来。”佐助赶紧把鼬拉到了沙发上,“好点了吗?要不要我出去买点眼药水?”
  鼬刚想拒绝,但一想还是让佐助自己一个人去了。
  佐助总是要离开自己的,他这样放心不下,以后离开了佐助,佐助可怎么办?
  说到底,鼬还是害怕,他还是害怕会有之前一样的事情发生。
  那会儿佐助还是小学,鼬也不过是个初中生。
  “您好,请问是佐助的老师吗?”
  “嗯···是这样的,我是佐助的哥哥。”
  “佐助已经被家长接走了?”
    鼬因为学校活动迟了半小时,就打电话和佐助的老师确认一下,不想,佐助居然被人接走了。
  “佐助!”外面开始下雨了。
  公园,商场,小区,能找的地方鼬都找过了。
  “佐助!!”怎么回事?!佐助去哪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佐助可能回去了吧。”鼬这么安慰着自己。当他满怀希冀的回到家时。
  “佐助在家吗?”鼬没有开灯,他希望能听到回答。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鼬有些无助的靠着墙瘫坐下来,弟弟是他的全部啊。
  佐助···佐助···
  一想到佐助,鼬提起精神,拿了手电筒去找了彻夜。
  天快亮了。
  “哥哥!”那是,那是佐助的声音!
  早晨微微的有些雾气,好像蒙住了鼬的眼睛,他有些颤抖的将手电筒向眼前照去。
  虽说雨早就不下了,但佐助还是像刚从水里爬出来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哥哥,昨天你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啊?我现在好冷。”佐助鼓着嘴,向鼬张开了手,“哥哥,昨天吃完饭之后你去哪里啦?”
  “不要害怕…哥哥来了……”而鼬只是紧紧的抱着佐助,低低的喃道。
  还好,我没有弄丢你。
  “我们回家吧。”鼬才直起身,小心翼翼道
  “好,”佐助有些不解的看向鼬,“哥哥,你为什么哭啊?”
  “没有,我只是···太高兴了。”鼬擦了擦眼泪,可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哥哥你又骗我,老师说人只有在伤心的时候才会哭。”
  “都会的,走,我们回家吧。”
   “我回来了!”佐助一回到家,看到的便是鼬紧闭着眼邹着眉头的样子,“哥哥,眼睛还疼吗?”
  “眼药水我买回来了。”
  “放在这吧,我自己来。”鼬呼了一口气。
  “那我回房间了?”佐助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向鼬。
  “我这么大了,你还担心我不成?”鼬有些好笑的看向他。
  “那你待会别看书了,休息休息吧。”
  “好。”
  佐助进了房间后,鼬那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猿飞先生,明天下午我想找您说一件事。”
  鼬觉得有些不安稳,才打开邮箱,给父母的故交猿飞日斩发了一封邮件。
  “好,就约在1点吧,我的办公楼。”
  鼬很快便得到了回复。
  鼬合上电脑,向佐助的房间看去,眼神中隐隐约约有一丝不安。

15 Apr 2018
 
评论
 
热度(21)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