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鼬佐】面孔失认症(1)

我的文章目录

下一章

---梗来自 @Twellohat 

---重发加微改

---不定期更新

  空荡的走廊里回响着脚步声,一会儿又消散干净,仿佛不曾有人来过。
  “几位先生是要带我去哪?”在再一次经过一个拐角时,鼬终于忍不住发问了。意料之中的,那几人没有理睬鼬,继续押着他向前走。
  鼬也想挣脱,可抓他手腕的那人将他的手腕扣的死死的,动弹不得,连使力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他的眼睛还被蒙住了,行动受着约束。“这可怎么办哪…”鼬想。
  他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今天的课排的比较少——他可以去接佐助。他正考虑着要不要买点木鱼饭团回去,突然有几个彪形大汉迎面向他走来。
  他扪心自问没得罪什么人,便往道路边上走了走,继续查看手机,但步伐却加快了许多。
  不想才走了几步,便被人捂住了眼睛和嘴巴。
  被一路绑着大概又下了三层,他嘴里的布便被拿掉了。后来,就到了这。
  鼬回想着到这儿来的经过,不禁有些疑惑——三层?他可不记得学校附近有什么地下停车场。
  就算他先前不知道这儿的存在,停车场可没这么深吧?
  那几个彪形大汉之前是走的飞快,一路拖着鼬。但鼬当然是能拖则拖,便把全身的重量都向后压去。
  这不松手还好,这一松手,鼬愣是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他一把撤下蒙在眼上的布,刚想喊一声别走,随即反应过来又捂住了自己的嘴。
  让他们别走干什么?留下来和自己干架吗?
  鼬看了看身前那条幽暗的走廊,唯一明亮的便是自己所处的地方。回过身,在眼前的是一扇门。“去还是留?”鼬走个形式的在心中问了问自己。
  问了也是白问,他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千辛万苦把他绑到这来,这会儿松开他,哪是他说想走就能走的?
  鼬呼了一口气,才扣响了眼前的门。“请进来吧。”大门自动开启,光亮瞬间照亮了半个走廊,鼬趁着光往回瞥了一眼。
  那……是什么啊!?
  进了门后,鼬想起了自己看到的机械犬,不免有些后怕。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不同于外面的幽暗狭窄,里面敞亮的很。
  “呵呵呵……真是个聪明的孩子,”鼬闻声看去,坐在沙发上的人慢条斯理的呷了一口茶,“见到你我真是有些意外呢。”
  “我的名字是志村团藏,请你叫我团藏先生。”团藏转了转他那机械右眼,看起来很是瘆人。
  “团藏先生,请问您…”
  “我为什么要请你过来?哈哈哈……别那么拘谨,我又不会吃了你。”
  “……”
  “你是读医的,我说的没错的吧?”团藏一口饮尽茶水,手上把玩着茶杯,“让我猜猜,是为了谁。嗯…你那可爱的弟弟?”
  “谁会为了那个愚蠢的弟弟。”
看着鼬努力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团藏笑了两声,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枪抵在鼬的太阳穴上,道:“不要那么着急否认,鼬同学。”
  “我这个人,直脾气。不喜欢表面功夫。”
  “你那个可爱的弟弟,现在应该在家里等的很着急吧?”团藏见鼬终于有一丝焦急的姿态,才满意的把手枪放下,“你要不要担心一下,他会被另一个‘鼬’带走?”
  看鼬的眉头又是一锁,团藏转了转他的机械右眼,道:“其实……面孔失认症,要治好也不难。”
  “怎么治?”鼬谨慎的看向团藏,他那个右眼让人看着真是不舒服。
  “大蛇丸,就是那个疯狂的科学家,他研发了治疗面孔失认症的DBS,我觉得你会很有兴趣…不过…”
  “我希望你为我工作。”
  “如何?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把他带到这个地方,接连三个下马威,若是不答应,鼬相信他是必然会死的,门外的那两条机械犬可不是吃素的。
  他若是死了…佐助怎么办?谁来照顾佐助?要是又被人骗走了可怎么办?
  “好。”鼬答应的很快。
  “我希望团藏先生也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呵呵呵…说吧。”
  …………
  “嗯……一切还在我的掌控之中…”看着鼬离去的背影,团藏想。
  “为了他的弟弟,鼬君还真够拼的…”鼬前脚刚走,一个长发男子后脚便来了,“呵呵…你就不怕他会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吗?团藏先生。”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团藏道。
  和他的父母完全不同。
  “去给他的卡上打些钱,表示一下我们的诚意,”团藏眯了眯眼,“毕竟我们是要长久合作的。”
  “是。”
  “大蛇丸,把研究报告给我看看。”团藏向长发男子伸出了手。
  得到的一沓厚厚的直逼脑门的报告。
  “有几成把握?”
  “十成。你知道我一向不拿没水准的东西。”
  “最好能改良成大范围作用的。”
  而这会儿离开了团藏的地下室的鼬却有些不好受。
  他很心慌。
  若不是心脏强大,可能那会鼬已经开始走马灯了。
  为什么是自己会被找上?团藏要干什么?他对佐助做了什么?他会对佐助有什么不利?他怎么会知道,佐助的病?
  霎时间,鼬的脑子里都塞满了问题。
  鼬有些感受到了窒息感。
  努力平复了心情之后,鼬拍了拍有些发麻的双腿,缓慢的向超市走去。
  眼前挥之不去的,是团藏的眼睛和幽暗的走廊,以及那两条机械犬。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
  这让鼬不禁的想起自己的父母,被那场车祸夺走的父母,想起初中时,被拐走的佐助。这一件件事,好似和团藏的话,都有着摸不清的关系。
  树木的根是错节盘根的,凭鼬的能力,或许能顺藤摸瓜察觉到事实,但千丝万缕纠缠着的,鼬无法斩断它。无论父母,还是鼬,终将会离佐助而去。
  “我的弟弟…”鼬喃喃道。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漆黑一片,连星星都没有。
  “我该怎么办呢…”

----------------------------------------------------------------

   @度懒 ←原先的账号是微信登录,有时拿不到手机就很不方便。嗯,于是,终于拿到之后,文就全删了。

  接下来会慢慢腾过来的。

  微微的改了一下。

  我觉得自己不能立flag,一立秒打脸。

15 Apr 2018
 
评论
 
热度(12)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