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美食组】隔院

我的文章目录

---惯例OOC预警

---奇怪的修辞

---以上ok?


---------------------------------------------------------------

  王耀是个教书先生,在家设了个私塾,日子过得可是清闲。这安静安静王耀倒是不讨厌,只不过他是觉得,太静了。

  其实王耀本意也不想教书,不过是隔街几个老大娘听说他念过书,懂些知识,七嘴八舌的就把这消息传开了。于是这附近几条街的妇女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跟着王耀念念书。

  王耀被劝着直接设个私塾,本来他是不在意的,但随着送来的孩子多了之后,他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或许是听说教书先生都是板着一张脸,蓄着扎人胡子的老头,你若是不听话,便要拿戒尺敲小孩手掌心的怪老头,那些孩子刚来时都拘谨得很,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有戒尺打到自己身上来。

  不过那些孩子倒是很喜欢王耀,或许是王耀比较平易近人,并不像传闻中可怕的怪老头,又或许是因为王耀教书比较仔细,都很愿意听他教书。

  “跨小河,四围灌木蒙丛,禽鸟啾唧,如深山茂林···”

  王耀一向不知道自己要讲什么,每日早上只是随意抽出一本书来看看,选一篇给孩子们讲。即使是晦涩难懂的文章,王耀总能面不改色的教下去,或许是因为,王耀觉得教书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教书都是安排在上午,考虑到孩子们定力问题,教一次书只有半个时辰。这样算来,一个上午只有三次。

  下午的时候,王耀通常喜欢把藤椅搬到自己院里的槐树下,拿一本史书随意翻看,若是累了,便把书往脸上一盖,就这样睡去。

  很闲。

  原来闲久了,内心真的会生出一股罪恶感啊。

  这么想着,王耀坐起身来。

  “去买本书吧。”王耀看着姑且还算早的天色,这么自言自语道。当王耀抱着一摞书回来时,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了。

  “王先生!”迎面是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人跑来,一时还控制不住会咳嗽。

  待那人跑到面前来时,“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打扰你了,我是新搬来的,或许是在你的隔壁。”

  他又说,“我叫弗朗西斯,住在228号,我猜就在你的227号旁边,不过,这附近貌似,没有啊。”

  弗朗西斯有些烦恼的笑了笑,或许是这一笑牵动了嗓子,他又开始急促的咳了起来。

  “我可以带你去,不过,我这书有点多,不太方便。不着急的话,先让我把它放回去吧。”

  “实在是太感谢了!”

  在王耀放回那一摞子书之后,弗朗西斯便被带到了一颗树前。时值春季,桃花开得正艳,桃树躬着手挡住了228号的大门。

  王耀猜,弗朗西斯应该会找人将桃树砍掉,毕竟有什么东西挡住门,是个不吉利的事情。在他找到机会再次出门时,却清楚地看到,拐角处那棵桃花树不但没有被砍掉,反而开得更盛了。

  那时的王耀大抵是心情很好的。

  弗朗西斯的下午不会很枯燥,这是王耀听出来的。

  所以当王耀教完书后,下午的他便开始看着书听着隔壁的声响。

  但弗朗西斯总是会咳嗽,让王耀不免有些担心起他的病来。

  弗朗西斯或许会在唱歌,在唱什么王耀听不懂,但好歹是热闹了,或许弗朗西斯还会摆弄小提琴,拉几首他没听过的曲子,兴致高时,弗朗西斯甚至会读文言,王耀总是会不厚道的笑出来。

  有时隔壁总会飘来一股难闻的中药味,那天若是静的话,王耀甚至还能听到弗朗西斯喃喃的说道,“这真是太难喝了。”

  但不知道是哪一天,在王耀偶然听到隔壁有碗摔碎的声音后,很久很久隔壁都不在有动静。

  大抵是放心不下,王耀终于去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后来便没有再去了,隔壁也不再有声响。

  王耀想着,弗朗西斯或许是搬走了,又或许是······

  隔壁的院子仿佛在一摔之后便空了,死了。

  想吗?不想。

  当真不想?当真不想。

--------------------------------------------------------

  不就是文言文嘛!王耀可是中国啊!不在怕的!

  仏其实就是病重,来这种穷乡僻壤(?)养养病。

  但是最后啊,病没养成,药没啥用,仏就去见上帝大人了。

  嗯,是BE

  最后的两句我记得是从一首歌里听来的,觉得很适合便加上了,有什么不妥的话我一定会删的!

  摔东西,嗯,或许是病重了摔了药碗。

  感谢有朋友提出这个问题!要不然我说不定还留着一文的bug不会改!

06 Apr 2018
 
评论(4)
 
热度(14)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