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美食组】画中

我的文章目录

--OOC预警

--奇怪的修辞

--我觉得这篇挺长的。

--可怜的没名字的朋友

--以上ok?

-----------------------------------------------------------

  我有时候真的挺喜欢安静的,真的。

  在再一次被朋友拖去梨园时,弗朗西斯是这么想的。但出于礼貌,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看你这么有兴致,哥哥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听一场吧,”弗朗西斯摸了摸他那有些扎人的胡子,想着也该剃了,“接下来一周,可不要妨碍哥哥我去追求美。”

  “好好好,听完这场,我看你还会不会挪动脚。”

  弗朗西斯不以为然。

  梨园嘛,弗朗西斯也不是没来过,也听了不少戏。

  但他确实不怎么喜欢听戏,于是就很委婉的说,“太有深度了,恐怕我还不能感受到其中的韵味。”

  弗朗西斯随意的叫了一壶茶,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台子,心里却在构思着自己的画。

  弗朗西斯也知道,自己作画,不是想画什么就能够画出什么。

  而是说他看到了什么。

  他已经很久没有想法了,为此,弗朗西斯有些苦恼。

  弗朗西斯端起茶却没有喝,只是晃动着茶杯,看着茶水漾出一圈圈的水波,有些出神。

  “诶!别发呆了,快看!”朋友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弗朗西斯短促的哦了一声,试图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台上。

  今天的戏是霸王别姬,弗朗西斯被朋友拉着也听了不少版本。

  一直听着朋友评论,但通常没有什么好的评价。

  能让朋友拉着自己去听,虽不懂欣赏,但弗朗西斯也不会错过。

  ······

  “虞姬”开口了,弗朗西斯不是很能听清在唱些什么,只感到有些凄凉。

  “虞姬”转过身,一眼对上了弗朗西斯那突然有些专注的眼神,只是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弗朗西斯能感受到的,那眼神中,分明是真的带有虞姬的感情。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

     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

     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旺一刹那。

     宽心饮酒宝帐坐。 ”

  “虞姬”唱了一场,弗朗西斯便捧了一场的茶杯,或者说,是忘了。他现在有种迫切的希望!他很想,拿起画笔!

  “我先回去了!”弗朗西斯用力的放下茶杯,一把抓起椅背上的衣服,“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朋友挥了挥手。

  急急忙忙的赶到家,弗朗西斯连领带都没松开便冲进了画室,以至于太匆忙勾坏了墙上一副他尤其喜爱的画作都没有察觉到。

  “是怎么样的呢?”弗朗西斯这么问自己。

  明明就有很汹涌的感触,感觉自己拿起笔就能画出很多,然而真正拿起笔后,却不知从何下笔。

  弗朗西斯烦躁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他很少这么没有耐性。

  “天哪,请你快画出来吧!”

  好不容易而来的灵感却不知何处挥发,弗朗西斯连着叹了好长时间的气。

  最终弗朗西斯还是无可奈何地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叮铃铃······”

  “你好,我是弗朗西斯。”

  “啊,行。”

  是朋友约他出去吃饭,在画室纠结了好长时间,不知不觉都已经到晚上了。弗朗西斯只是草草用手捋了捋头发,又重新系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下来的领带。

  “今天,感觉怎么样啊?”到了之后,朋友便远远地朝他挥手。

  “我感觉我枯竭的脑海中又有了新的东西。”弗朗西斯很认真的想了想,才给出这么个形容。

  “说话别这么奇怪啊!”朋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喝点什么?”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

  “今天的虞姬,真的很让我意外啊。”

  “产生了作画的冲动!”弗朗西斯端着酒杯,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可不嘛,唱这虞姬的人可是有名的很呐!”朋友附和。

  “诶唷,小王你来了啊!”突然却听见掌柜的声音。

  “今天刚唱完一场,不就来你这了嘛!”弗朗西斯缓缓望过去,只能看到那人松散扎着的长发。

  “今天,也来壶酒吧,随便来几个菜就好。”

  弗朗西斯一手托着脑袋,迷迷糊糊的看向那人,问:“他?”

  “是啊,叫王耀,”朋友又抿了一口酒,“我真是好久没听到这么正统的戏了,了不得啊,了不得!”

  朋友这么对弗朗西斯说着,最后声音便是大了起来,想必是说给王耀听的。

  王耀听了这么一句,随即笑道,“谢谢您喜欢啊!”

  令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的是,王耀的声音其实还有些沙哑。“王先生年纪轻轻,没想到却有如此了得的功夫,实在是佩服啊!”

  “不瞒您说啊,”王耀轻笑了两声,“我今年三十三岁。”

  “不过也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了,”王耀像是怕他俩尴尬似的,特地补充了一句,“我看二位很合眼缘,不如我请你们吃个饭吧?”

  “好啊!”朋友立刻就做出了回应。

  吃完饭后,弗朗西斯只记得,朋友和王耀聊得很是畅快,毕竟都是在戏曲方面有造诣的人,自己只是时不时插上一句。更多的时间,则是在观察。

  王耀是如何喝酒,如何笑,如何挑眉······

  弗朗西斯是个画家,对美是有很大追求的。至少在他看来,王耀的一举一动都令人赏心悦目。

  “还是有些下不了笔吗···”弗朗西斯叼着一根烟,在黑暗中独自注视着画板,真让人担心他能不能看见。此时若是打开灯,你可能会发现,那画板上的线条竟是一丝不乱。

  弗朗西斯闭上眼,回想着之前的画面,酝酿着。

  良久,他睁开眼。缓缓地下笔,缓缓移动。一切都变得很慢。

  弗朗西斯躬下身子,使劲的呼了一口气。

  画大抵是完成了。他仔细打量着,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却又觉得平平无奇。

  “不应该是这样。”弗朗西斯使劲摇了摇头,连道了几声。却也没什么改变的注意。

  弗朗西斯很想把这画给王耀看看。

  翻来覆去,他不怎么睡得着,索性站起,又走到画板前。

  就这么仔细看着,又是一夜。

  天刚刚亮,但有些灰蒙蒙的。

  “···今天,王先生有一场戏吧?”弗朗西斯斟酌着这会儿,朋友应该已经醒了。

  “是啊!我看你挺有兴趣的,刚想打电话给你,没想到你这就打来了!”

  “······”

  约好了时间,弗朗西斯对着镜子仔细的整了又整自己的衣服。他看着那被卷起的画,有些紧张。

  弗朗西斯终究还是打算把这幅画带给王耀看看。

  到了梨园后,弗朗西斯端起茶杯随意的和朋友打了个招呼。他看着台子的视线有些焦急。

  听朋友说,王耀今日唱的是牡丹亭。

  这戏弗朗西斯没怎么听过,今天乍一听,只觉得有些神奇。

  整场戏下来,弗朗西斯的视线一直火热的跟随着那唱杜丽娘的王耀身上。

  他在观察,在台上的王耀是极为投入的。仿佛那杜丽娘的爱情故事是确切的发生在他身上似的。

  王耀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极了画。

  弗朗西斯又想起了自己的画顿时有种想把它撕掉的冲动。

  “你们今天也来了啊。”梨园人都散去后,王耀连妆都没卸,笑吟吟的向他们走来。

  “是啊!”朋友忙着点头,拉了拉弗朗西斯的袖子,“这不,我朋友啊,他盼望着要来呢!”

  “是吗?”王耀笑着朝弗朗西斯点点头。

  “那可不嘛!今天早上急忙就把我叫来了,好像啊,还给你带了副画。”朋友对王耀的戏喜欢的打紧,对王耀这个人也是欣赏的不行,聊天都有些热切的意味。

  “你还会画画吗?”

  而不是:你还会画画?

  这个时候的人们大都不怎么瞧得起画家,一般只想着吃饱穿暖,对艺术追求或许没什么感觉。

  弗朗西斯只觉得王耀真会说话,让人很愉悦。

  但他真的不想把那丑到爆没有灵性的画拿给正主看!

  但当王耀的视线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好,我拿,弗朗西斯还是妥协了。

  画中画的是虞姬自刎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动人。

  “画的真好看啊!”王耀的眼睛亮了亮,“这个点了,你们都还没吃饭吧?”

  意思很明显了,王耀是想请他们吃饭。

  欣然接收后,他们来到一处酒楼。

  回到家后,弗朗西斯脑中又开始回响着之前的对话。

  “回家需要好长一段路程,总是害怕漏掉一些细节记不下啊。”

  “是吗?你可以把你的画板带来啊。”

  “我是很乐意的,不过毕竟是梨园,会有些吵闹。”

  “你明日有时间吗?我正好想去找人喝酒聊聊天。”

  “好啊,不如说,这真是好极了。”

  那一天弗朗西斯激动地没睡得着觉。

  两人在梨园门口碰面,沿着路边走,路过了酒楼便买了几瓶酒,一路边走边聊,大抵是走到了城外的一片树林。

  王耀抓着酒瓶,给弗朗西斯讲着一些或许有趣或许奇奇怪怪不知什么意义的事,有时讲到激动时,手甚至会挥起来。

  弗朗西斯醺红着脸,时不时搭上几句,或是对王耀所说的事表达看法,或是一大段不知是哪学来的奇怪句子赞美着王耀。

  “真美呐···”弗朗西斯迷糊的看着靠在树上已经睡着的王耀,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四下都是寂静的,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光线被枝叶的缝隙碾碎,胡乱的抛洒在地上,有的溅到了他们的身上,他们也懒得拂去,只是眼睛紧闭着,沉浸着。

  真的,有时候我很喜欢安静。

--------------------------------------------------------------

  啊终于结束了。从上周就写下了开头,中途零零碎碎的拼着语句,到今天!终于写完了!
 
  不知所云。

  目前来说是最长的一篇了。

  果然语文不好的人,写文真的很困难呐!【形容真的超奇怪!!!!!!!!!!!!!!!】

  总能让人联想到端着一口东北口音的耀。

  我感觉弗朗和耀啊都是那种适合于一见钟情的人!

  个人觉得这一篇的耀和弗朗我还是很喜欢的!!!!!!!!

  说实话吧,看到很多人写文,写到法叔就是只会脱裤子的变态,写到耀就是只会阿鲁阿鲁的傻白甜,我是超级不愉快的!

  个人认为,阿鲁是日语里的口癖,既然写的是中文,你就不用加了吧?!嗯?

  啊,感谢您看到了这里,以上只是我的个人理解,谢!

  以及,美食组粮超少啊!求太太们产粮!【自动跪下

05 Apr 2018
 
评论(2)
 
热度(24)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