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预警,什么都产
不会写文不会说话——
可以叫我脸脸或者脸爷爷【?
qq:2971189136
我欢迎您们找我,虽说我常常不在线。
 
 

【美食组】圈

我的文章目录

--大概是小花妖!

--五千岁老王成精

--OOC预警

--以上ok?

---------------------------------------------

幼年

  王耀正坐在树上发呆,他有些无所事事。其实一直以来,他就是如此。王耀摇着手里的狗尾巴草,仿佛在等着什么。

  他也不清楚他在等什么。

  突然几声急促的呼喊划过了他空白的脑海——怎么回事?!

  王耀探了探头,但他不敢太明显,还是稳当的躲在树干后面。

  只一瞬,他看清了。

  那是个小孩子,后面跟着两个大人。兴许是小孩子比较灵活,那两个大人愣是没有碰到一点皮毛。

  但那小孩子貌似快要没有力气了。

  一个愣神,王耀的身体动的比脑袋还快,一个飞身,就把小孩给捞上了树。

  那两个大人跑着跑着突然发现自己追的人没了,有些顿住了。

  “那小东西呢?不是让你看紧一点吗?”

  “真不是我让他跑了的!他!他是突然就不见了的!”

  “呸!难道有鬼不成!走!跟我回去找!”

  听那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王耀这才呼了一口气,回过头去看怀里那个小孩,刚回过头就看到那双蓝紫色的眼睛盯着自己。

  “大哥哥你好厉害!”

  “啊···哈哈哈,是吧!”王耀有些没反应过来。

  “终于把你救上来了。”王耀想,突然他又感觉不对,为什么是终于?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王耀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头发很柔软,让他不禁多摸了两把。

  “因为有坏人追,”那小孩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头低了下去,“但是姐姐被他们杀死了。”

  “······”王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抱着,一直抱着。

  “你想回家吗?”听着小孩一直在抽泣,王耀急的那是抓耳挠腮。

  “我可以回家吗?”那小孩抬起他那已经布满了泪痕的小脸,充满希冀的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他立马答道,“只要你告诉我它在哪,我就能送你回去。”

  “好!”

  王耀终于把那小孩送了回去,那小孩的家倒是华丽的很,他拒绝了进门坐坐的邀请,转头就走。 

  “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在哪见过。”他想。

青年

  自从上次送走了小孩之后,王耀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他了。不过近些年来,他给树下的花花草草浇浇水,谈谈心,这日子过去的也快。

  “我总感觉,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与往常一样,王耀还是给那些花花草草浇着水,又一边自言自语道,“我感觉,那很重要。”

  “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罢了,或者你不想想起。”王耀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他忙回过头去,入眼是一个一头金色长发的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或许你可以叫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这么介绍自己,“斗胆问一下哥哥你的名字。”

  “王耀。”他还是有些蒙圈。

  王耀抬头对上那对蓝紫色的眼睛,心里可能知道了什么。

  “你怎么来了?”王耀问他,语气像对熟识的老友说话一样。

  王耀感觉有些不妥。

  “只是突然想起来,当年并没有向哥哥好好道谢。”弗朗西斯和他一同蹲下,摆弄着花草。

  “你那会儿才多大,没关系。”

  “只是十几年过去,哥哥居然还是没有变了模样。”

  “······”王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摆弄着水壶和铲子。

  一阵阵风吹过,沙沙的声音让他听得有些心烦。

  弗朗西斯不再说话,只是帮他摆弄着花草。

  许久,王耀感觉自己的腿都要麻了,弗朗西斯突然站了起来。

  “今日打扰了哥哥,以后再来登门谢罪吧。”

  王耀看了看那颗树,心想:哪有什么门给你登。

  他思索着弗朗西斯那段话,有些苦恼。

  “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罢了,或者你不想想起。”

中年

  王耀每天都在等,在考虑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弗朗西斯。

  有一天,他来了。可王耀觉得他有些陌生。

  一点都不像那个意气风发的金发少年了。

  “哥哥,我带了瓶酒来。”这场面着实有些好笑,一个蓄着胡子的人对着一张娃娃脸喊哥哥。

  “哥哥我今天敬哥哥你。”王耀还是笑了出来。

  “笑什么,来喝。”弗朗西斯醺红着脸,有些不满的对他说。

  几杯酒下去,王耀没什么感觉,弗朗西斯大概是醉了,一直摆弄着王耀的头发。

  “哥哥我···”王耀没怎么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打算将他送回去。

  怀里抱着是不行了,只能背着。

  一个中年男人能轻到哪去?

  弗朗西斯再次醒来,睁眼是自家的天花板,盯了良久,他又闭上了眼睛。

老年

  王耀正用树枝扒拉着泥土,晒着太阳,好不惬意。

  有一个人挡住了他的阳光。

  抬头望去,那是弗朗西斯。

  他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仍旧是蓄着胡子,虽说脸上有不少皱纹。可王耀觉得真的好看极了。

  “哥哥,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王耀答应了。

  “哥哥,我能感受到我快要走了。”

  “若是没有你,我或许本来就会永远的留在这里。”

  “哥哥,让我抱一抱。”

  王耀没有说话,由着弗朗西斯抱着自己。

  “哥哥,请和我交往吧。”

  福至心灵,王耀拉开了弗朗西斯,一吻下去。

  最后弗朗西斯死在了王耀闲时做的一把摇椅上,脸上挂着微笑。

很久很久以前

  树下只有一株小红花,却开得不敢太艳。

  和往常一样,小红花等待着那个男孩过来与它谈话。

  突然几声急促的呼喊想起。

  小红花颤了颤。

  一个小孩摔倒了红花面前。

  后面还跟着两个大人。

  “快起来啊!”小红花心里想着,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但那小孩子貌似快要没有力气了。

  那两个大人果真跟了上来,便是拳打脚踢,嘴里骂着。

  那小孩朝着红花爬了两步,将它圈在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那两个人好似终于打够的样子走了。

  可小孩,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一次又一次。

过了很久

  王耀正坐在树上发呆,他有些无所事事。其实一直以来,他就是如此。王耀摇着手里的狗尾巴草,仿佛在等着什么。

  想象中的时间过了,王耀没有听到一丝动静。

  他有些难过也有些开心。

  难过的是,他没办法看见弗朗西斯了。

  开心的是,弗朗西斯解脱了。

—————————————————————————————

  大概是一千年一个轮回,也就是说在五千岁之前,小耀就只能一直看着若法被欺负啦,后来他成精了!写的很烂!(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两个大人就是俩群演,没什么意义【你。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写,这是他们自己愿意的样子。(不怪我,是我的手自己动的)

  后来,我又凭借着我奇怪的脑洞改掉了一些。现在看到的是改掉的版本。
  很粗糙啦是这样。

  之所以叫圈,就是反复出现的故事。
  阿耀可能就是那个圈里的变数,我的私设其实就是,如果弗朗一直被打死,他就逃不出轮回,也就只能一直被打死。阿耀就看着弗朗一直被打死,那叫个悲愤,然后他成精了。弗朗那一生就是最后一个轮回。
  弗朗就是吊在绳上的一把钥匙,绳子扣了死结,他只能在圈上绕啊绕,然后阿耀就是带他脱离圈的剪刀。
  我个人觉得是很莫名其妙的文啦。您们看着开心就行!

  

11 Mar 2018
 
评论(2)
 
热度(22)
© 无脸Visage | Powered by LOFTER